欢迎来到欢悦时代! | 登录 | 注册
欢悦时代 >> 灵异悬疑 >> 早安,鬼夫大人

第1章 鬼节失贞

书名:早安,鬼夫大人 作者:一寸相思 本章字数:2695 更新时间:2016-09-20 15:10

在晋俊逸失踪七十二小时后,传来死亡的消息……

我躺在床上,突然一声凄凉的叹息响在我的左耳边。我心下一凌,知道这是有脏东西来了。这种声音我听了10多年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,原因,我有一只能听见鬼说话的左耳。

一阵阴风扫过,我瑟缩着肩头,总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,带着一股难闻的气味。

“呃……冷死了!”我微蹙秀眉,低声呢喃,整个人犹如坠入冰窖,想睁开双眼,却发现根本睁不开。

被褥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渗透,棉花像吸满水的海绵,压的我胸闷气短。难道是鬼压床?当了通灵师这几年还没发生过这样的事!

“安然,我爱你!莫安然,咯咯……”左耳动了两下,熟悉的话在耳边回响。

光听声音我便知道是晋俊逸!可是怎么可能会听见他说话,我的心咯噔下。难道他死了?脖子被一只手抚摸,湿漉黏腻的感觉带着浓重的腥臭味让我寒毛倒竖,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海里打转……

“安然,我死的好惨啊!是他们害死了我,安然…来陪我!”晋俊逸疼爱的抚摸着我的长发,语气却很森冷,饱含怨气。

我背脊发凉,右耳听见室内传来的谈论声,说话声最大的是闺蜜兼室友顾小星,大嗓门中可以清晰的听见她们谈论的话题,她们说的正是晋俊逸的死讯!

晋俊逸生前追我追的狂热,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两天前,当时他正在进行第99次表白,在他悲痛欲绝捡起我气愤扔掷在地上的花后,失踪了两天,没想到两天后活生生的人就死了!

而且他还说死的冤枉,死得冤枉找我干嘛?

我有些害怕的咽了下口水,深吸几口气,集中精力用意念对他说话,“告诉我,你怎么死的?”

晋俊逸冷笑,一快碎肉掉在被褥上,发出啪嗒的响声,碎肉上的蛆虫沿着被褥爬上我裸露在外的手臂,空气中的腥臭味越加浓厚,我头皮发麻。紧蹙着眉头等他说话。

“在实验楼……”刚说出三个字,他便像被什么卡住喉咙,抚摸我长发的手猛的拽紧,好像在跟什么挣扎。接着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他是本尊的人,动她的人死!”

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周围弥漫的黑气,身上的重压随着黑气的消散,慢慢开始松懈,左眼皮跳了数下,我醒了过来……

“呼——”

拍着胸口,我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,伸手揩掉额头上的汗珠,心有余悸看看外面天色,心突突跳动,又是那种让人心慌的第六感!

我有一种可怕的预感,晋俊逸的死肯定不简单,而且他好像受到了控制!刚才若不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喝止,我估计就得死在梦中。

眼皮还在跳动,我捂住左眼,耳边又响起声音:“来实验楼…快来……”

这个声音带着蛊惑,不容抗拒!

鬼使神差般,我爬下床穿上双拖鞋,不顾顾小星她们不解的神色,我手微颤拧开门把手,沿着走廊往楼下跑……

“安安,你干嘛?今晚你不能出去!安安……”顾小星反应过来,惊慌大叫,追着我跑出去。

我左耳嗡嗡乱叫,听不见任何声音,心突兀跳动,胸口有些发闷,我憋红了眼在心里一直叫自己停下,可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,身体里有一股冷流在游走,就像身体里寄生虫般……

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自己身体里真的养了一只特别大的“寄生虫”,而且一养就是十年!

“去实验楼……”

随着心里的声音跑到一处幽僻处,是个杂草丛生的地方,一栋陈旧大楼屹立不倒,脱掉的瓷砖上挂着牌子,牌子上写着三个字:实验楼

心中那根牵引的线逐渐崩析,我脑子瞬间清醒,看着面前阴森森的大楼,一股寒气顺着脚尖往上爬……

“进去,进去……”

左耳又开始回响着男人的声音,我痛苦的捂住耳朵,这个声音我听了十年,刚才自己魔怔跑下楼就是因为它!

“不行,我不能去!”我甩着脑袋,试图安抚心里的那股躁动。

实验楼已经荒废很久了,联想起之前晋俊逸说的话,我只觉得里面阴气逼人,黑暗的房间像个吃人的狮子,直觉告诉我,里面有着不为人知的东西,并且跟自己有关!

月亮不知何时飘出云层,整轮圆月挂在高空中,散发着逼人的寒气,周身温度降低,弥漫的阴气让我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。

今晚是鬼门打开,鬼气大作的鬼节,一到这种日子只要太阳下山,我便不能出门,否则绝对会撞鬼!

身体里的冷流慢慢消失,背后好像多了个什么东西,我惊恐大睁双眼,心跳如雷,屏息缓慢低头,入目的是一双大掌,手指莹白纤细紧扣在一起。

“啊!有鬼啊!”我尖声大叫,就算常年听鬼说话也没有现在来的惊骇,以前从没见过真的鬼,这下是真的见鬼了!

“呵…终于等到今天了!”嘲讽的冷气喷在我的耳根边,腰间的双手突然收紧,勒的我缓不上气!

“谁…谁在装神弄鬼?”我哆嗦着身子,断断续续的质问,气息不匀的大口吸气。

身后人好像有些生气,身体坚硬如冰块,耳边带过一阵阴风,我身子被整个翻转过来,再回神时,嘴唇便被人侵犯……

“唔……不……”我拼命摇头抿唇,杏仁大眼瞠圆,惊恐看着面前如太阳神般俊美的脸庞。

入鬓的剑眉,硬挺的鼻梁,凝脂般的肌肤,狭长的丹凤眼,如雕塑般完美的脸颊,殷红的嘴唇,修长的身子附上大红色的衣服,衬得他越发邪魅如妖怪!

男人凤眼半眯,眼里的危险和盛怒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我哆嗦着身子,不顾一切转身就跑……

“想跑?真是天真!”男人声音带着沙哑,低沉如大提琴般悦耳。

男人就像个影子,身子近乎透明,一身红衣无风自舞,居高临下如天神般睥睨着我,眼中的嘲讽意味十足。

我手脚慌乱径直跑,扭头慌张打探情况,入目的便是男人如鬼魅般飘飞而来,再一眨眼他便拦在我面前。

“你…你是谁?你想干什么?”我摔倒在地上,声音颤抖的厉害,缩着肩膀害怕倒退脚步!

我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个毫无用处的小丑,只见男人大红色绣着金丝边的衣袖随手一挥,实验楼化为泡影,取而代之的是一间古旧的房间,红木花窗,窗户上贴着喜庆的窗纸,摆列整齐的三椅一桌,一张梨木大床,而我正乖乖的躺在大床上……

“救命啊!求求你放过我……”我哭丧着脸大叫,惊恐看着不断逼近的人。

“好温暖的身子!”暧昧不明的语气让我身子一颤,身体被一双坚实的胳膊揽住,“本尊需要的,只是你身上的灵气!”

我震惊大睁双眼,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!刚想张嘴质问,便被堵住……

男人冷然看着我,他邪笑一声,狂肆的吻随即落下,身上衣帛崩裂,略带薄茧的大掌在我身上游曳,带着点点酥麻的感觉,软糯在我舌尖上跳舞,随着男人的动作,脑子里迸过一道闪电,我浑身痉挛,一种异样的感觉传变全身,这种感觉让我觉得羞辱……

但远不止身上人讥笑的眼神让我觉得羞辱!

“不!放…放开!”我伸手握紧拳头,狠狠砸在男人的身上,摇头不停挣扎,企图能够摆脱。

可这些力量在男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提,手脚完全被束缚,我全身冰凉,突然意识到,自己是真的逃不脱!

“以后你就是本尊的女人!闭上眼睛好好享受……”染上情欲的声音听上去很性感,但说出的话却让人心寒。

我攥紧十指,指甲掐进手心,滔天的恨意将我淹没……

地上散落着许多衣服,纠纠缠缠,烛火摇曳,双眼迷离,一室旖旎,身子随着男人的动作沉浮,身体上涌起的奇异感觉淹没了全有的意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全本榜TOP

经纪人排行TOP

IP指数榜TOP

点击榜TOP

连载人气榜TOP

书籍打赏

打赏金币:

10金币 20金币 50金币 100金币 200金币 500金币

评论:

删 除

你确定删除操作吗?
确 定 取 消

删 除

你确定删除这些记录吗?
确 定 取 消